這篇文章,鄙人終於能夠非常榮幸地向各位介紹鄙人自製的日本酒,「これあらた(Korearata)」!

其實今年1月~2月期間,鄙人幾乎都沒去公司,一直待在一間位於日本奈良縣橿原市,創業超過300年的酒廠「喜多酒造」裡,過著釀酒生活。

 

那段時間早上4點就得起床,開始準備釀酒。首先要用雙手泡在冷水裡洗米,那時是冬天,冷得要命,手指都快凍僵了還是得忍耐。洗米洗完之後蒸一段時間,然後拿進麴室裡進行下一道手續,把發酵所需的「麴黴菌」撒在米上。那麴室為了培養「麴黴菌」,室溫會保持在35度左右,大家可以想像,前一刻還雙手泡在冰水裡洗米,下一刻又要滿頭大汗地在麴室裡灑麴黴菌,真的很辛苦!之後還要從早到晚用木棒攪拌「醪」(もろみ,指製酒過程中發酵之後、過濾之前的狀態),這個工程還有個專有名詞叫做「かい入れ」……總之就是手續非常複雜!

 

↑我在做「かい入れ」的樣子。桶子超大,「醪」又超難攪,總而言之就是超累的!!

 

我公司的員工都覺得很奇怪,常跟我說:「社長你在幹嘛啊?我們公司應該是搞網路媒體的吧?幹嘛一天到晚在那邊做日本酒?犯傻了嗎?」但各位有所不知,這是鄙人長久以來的夢想:鄙人一直希望有天能製造出自己理想中的日本酒,來讓台灣或香港的大家品嘗。

 

話說奈良縣正是鄙人的老家,而這次我進行釀酒的地方是橿原市,酒廠旁邊有一間神社,叫做橿原神宮。這個橿原神宮來頭可大了,日本天皇號稱萬世一系,而橿原神宮祭祀的就是神話中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皇紀2600年,也就是西元1940年,橿原神宮曾舉辦過大型祭典,而前陣子剛退位的平成天皇今年也前去參拜,可以說這是一間和皇室擁有極深淵源的神社。

 

↑橿原神宮雄偉的內拜殿。(圖片來源:橿原神宮官網

 

而喜多酒造就位於這大名鼎鼎的橿原神宮旁邊。今年又適逢元號變更,日本進入令和時期,能在這個時間點,在祭祀日本第一位天皇的橿原神宮旁的酒廠釀酒,鄙人真的感到非常開心。

 

喜多酒造社長兼任杜氏(日本酒製造工程裡的最高負責人),名叫喜多整先生。這次是我前去拜訪,拜託他讓我釀酒的。一開始我向他說明自己的夢想時,他還很不樂意地說:「你在說什麼傻話?」但後來是我多次懇求,動之以情又說之以理。我說我在台灣工作了8年,很了解台灣人飲酒的喜好,一定能製造出符合台灣人胃口的日本酒。我還說,我真的很希望能讓台灣人和香港人了解日本酒的好。在我多次勸說之下,他才終於答應了。

這次我以公司名義,也就是以吉日媒體行銷集團有限公司的名義買下了喜多酒造裡一個很大的釀酒桶,快要2000公升,所有的釀酒工程都由我負責。我對喜多整社長說,我想採用自己挑選的米、水、酵母,以及自己覺得適當的「精米步合」(指磨過的白米佔糙米的比重),製造出自己理想中的日本酒,而喜多整社長最後聽取了我的意見。

 

喜多整社長真的是一個很棒的人。一般而言在日本酒的製造工程中,都是由60歲~70歲的杜氏,憑著自己的感覺以及長年的經驗累積來判斷工程該怎麼進行,而不是邏輯和理論。有些經驗豐富的杜氏用手指就可以充當溫度計。這樣的製造工程當然也很好,但喜多整社長和他們不同。喜多整社長畢業於東京農業大學釀造學科,本身就是生物技術的工程師,所以非常理論派,在日本酒的製造過程中,很重視學術與邏輯。對於我所提出的理想,他都會運用他生物技術的知識,很理論性、系統性地指導我,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要做比較好。

 

最後我們吉日公司和喜多整社長合作推出的日本酒,名稱就叫做「これあらた(Korearata)」!

 

 

這個名字是什麼意思呢?150年前,日本進行了明治維新,使日本從「近世」進入到「近代」,成為亞洲第一個近代國家。而今年適逢日本更改元號,從此展開新的時代。「維新」這兩個漢字用日文訓讀發音,就是「これあらた」。我之所以決定取這個名字,是為了紀念令和元年,紀念一個新時代的來臨。

 

下一篇文章,鄙人將會更詳細的說明鄙人挑選釀酒原料時的一些想法,以及「これあらた」的特徵!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