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國和美國等各國已經開始進行了疫苗接種,且大大減少了新感染病例的數量,並逐漸開始恢復日常生活和經濟活動。

圖片來源:朝日新聞

 

英國從本月開始將逐步取消對海外旅行的禁令,我再次意識到疫苗的功效。日本感染的人數已經擴散,但大約是美國和英國的1/50,並且從人口比例的角度來看,感染者的數量相對較小。半年前感染人數爆炸的美國和英國等國家已迅速開發了疫苗,並且迅速開始進行接種,但諷刺的是,感染相對較少的日本在疫苗接種上的行程卻是緩慢的,其背後的原因有兩個。

 

首先是由於日本受感染人數相對較少,因此臨床試驗進程緩慢,導致國產疫苗的批准被推遲。其次,過去由政府主導的各種預防傳染病的疫苗接種已對很多人造成健康危害,並且已經針對國家與政府提起了集體訴訟,這對政府仍然是頭痛的麻煩。

圖片來源:朝日新聞

 

現在大規模的疫苗接種即將開始。近70%的醫療專業人員已經完成了第一次疫苗接種,接下來日本將認真開始對3,600萬老年人進行疫苗接種。除厚生勞動省外,政府還指示國防部部署疫苗接種。在7月份的東京奧運之前,日本預計以前所未有的快速速度進行接種,每天將有100萬人接種疫苗,但也產生許多困難問題。

圖片來源:日本經濟新聞

 

疫苗接種的外出人潮混亂

為了外出接種疫苗,日本全國的失序消息層出不窮。

在大阪市茨木市,年長者報名接種疫苗。 大家試圖徹夜排隊以提前拿到接種號碼牌,但根本無法保持社交距離並造成混亂。 結果派出了警察維持秩序,並在清晨請市長作出回應。

圖片來源:關西電視台

 

在愛知縣西尾市有很多疫苗接種申請者。傳出西尾市政府替當地著名公司Sugi藥局的會長和妻子提供優先接種疫苗的服務,導致日本全國有「這是不公平的!」「 表示只有特權者可以先接種疫苗嗎?」等批猛烈判的聲音。

在福岡縣北九州市的會場,一名護士誤用空裝的注射器替一名男子打針注入了0.3毫升的空氣。裝有疫苗的注射器在運送到接種區時,誤將一個未裝有疫苗的注射器混入了。不過在注射後護士立即注意到這樣的狀況,當下再次接種疫苗。 接種者的身體狀況沒有問題。

另外,在沖繩則是發生同一位接種者在一天內被錯誤地接種兩次疫苗。據說這個人的身體狀況沒有問題,但如此失誤表示接種現場完全混亂了。

 

數位化的流程與高年齡者的對應是關鍵

日本人口約1億2千萬人,對於這樣大量人口的進行快速疫苗接種,IT的使用絕對不可少。 利用IT徹底提高效率對於接種進程能有效快速提升,但日本政府在IT的活用上仍可說是持續失敗。日前在台灣迅速推出通過藍牙確認與受感染者聯繫接觸史的「臺灣社交距離」app,在日本該app稱為「cocoa」,然而這卻是個很糟糕的app。

 

如果距離受感染者1公尺以內15分鐘或更長時間,此app便會通知使用者,但是從發佈之初起,即使沒有與感染者接觸也有很多問題,例如明明周遭沒有人卻還是收到接觸的通知。

其中最令人失望的事情是,自去年9月底更新以來至今半年,即使與陽性確診者接觸,android手機也不會有任何通知與反應。 厚生勞動省將該app的開發完全外包給民間企業,並且在提供了生產預算後根本沒有確認任何內容。

日本雖然是亞洲第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但諷刺的是自明治維新以來已有150年的歷史,遺留的行政管理作風在現今反而已成為了枷鎖,而且政府仍然守舊,對於現代數位線上管理的思想素養極低。

在台灣,PTT的創始人杜奕瑾率先親自開發了防疫應用app,並與政府密切合作,因此可以說日本和台灣在這方面是天差地遠的。

 

前陣子,對於接種疫苗記錄的數位管理方式,日本政府受到強烈的批評。 由於目的是使疫苗接種券與疫苗接種歷史記錄相匹配,因此開發了用於智慧手機的簡易app,但卻不知道為什麼演變成日本政府向日本各地政府分配了專用的平板電腦。 僅此一項改變是很大的成本,此外,儘管可以通過QR code或條碼掃描,由於採用了掃描16位數字的方法,因此產生了很多數字辨別錯誤的情況。 結果,為了補償部署,政府在全國發佈了「用於準確地讀取距離紙張7.5厘米的16位數字的表格」。 這真的只是一個愚蠢的政策。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Japan

 

不能封城的日本,疫苗是「Game Changer」

現在,隨著台灣新冠病毒感染的蔓延,警戒級別上升後,人潮從城市中消失了。多數的台灣民眾響應政府的號召控制外出頻率,許多日本人稱讚「超棒!」和「不愧是台灣!」。但是回想起來,當日本政府去年春天發布第一次緊急事態宣言時,日本人民也像台灣一樣遵從政府的呼籲不出門,且許多公司也讓員工遠程辦公。儘管沒有像台灣這樣對違法行為處以罰款,但人民還是自願並徹底自肅,主要原因是人們信任並配合政府的呼籲。但是由於如上所述,對於日本政府一再的失誤和管理不善,日本人民不願再配合自肅,因此目前人潮再度回到東京和大阪的大街小巷。感染人數不斷在增加與減少中浮動。

去年初在日本傳播感染開始之初,許多台灣媒體都問:「日本為什麼不封城?」原因是《憲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了「人民的移動自由」和「商業活動自由」,並且由於憲法的規定,不可能製定法律來封鎖城市。

台灣讀者可能會想:「那為什麼不修改憲法?」日本的憲法修正案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修正案之一,自1947年實施以來從未進行過任何修正。具體而言,當「超過三分之二的眾議院議員和參議院議員均同意該修正案,然後全民公決中的大多數人同意該修正案」時,將首次批准該修正案。

關於日本憲法,《憲法》第9條規定「放棄戰爭」、「不保留武力」和「否認參戰權」,光是這幾個修訂的討論焦點就討論了半世紀之久。

這是因為第9條的內容否認自衛隊本身的存在。冷戰後,東亞局勢變得更加緊張。在日本,每天都面臨來自中國、北韓和俄羅斯的領空和領海入侵。前首相安倍晉三渴望修改憲法,並強烈要求在憲法中明確規定自衛隊的存在。但由於日本公眾心中根深蒂固地存在「不想修改《憲法》的任何一個字」的看法,憲法修正案的夢想未能實現。

 

一些日本國民和左翼大眾媒體「強烈拒絕憲法修正案」的立場,也導致了日本在面對緊急事態時無法立法以法律之名將封城行為正當化。

在過去的一年中,日本政府持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對策方面犯錯誤。 許多日本人將不再聽取政府提出的傳統、不懲罰性的呼籲,日本政府也無法執行諸如封城之類的強制性限制。日本政府可以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盡快加速疫苗的施打,使全國國民獲得集體免疫力而擺脫當前嚴酷的醫療崩潰狀況。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