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寫真AC)

由於前陣子,8/6日本高中棒球錦標賽(夏季甲子園)開打了,所以這篇文章,鄙人想從高中棒球開始,聊聊日本學生體育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展望。

 

夏季甲子園在8/6開打之後,為期2~3週,將會展開熾烈的體育競賽。其實鄙人之前在朝日放送工作時,也曾經參與過體育新聞的轉播。那時鄙人雖然是業務部的,但每到甲子園的季節,所有年輕員工都會被派到甲子園去,從早轉播到晚。甲子園早上第一場比賽是8點開始,所以我們常常4點就必須起床,準備播報器材,並和導播開會等等。我們必須在晚間體育新聞的時間進行全國轉播,所以要是當天的第4場比賽(最後一場)進入延長賽了,那對我們來講真的是地獄,常常會趕到沒時間剪片。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雖然辛苦,卻也很令人懷念。

 

話說在下小學和國高中也都是棒球社的,在學生體育界待了12年。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時有很多相當不合理的狀況。我覺得若是現在的我哪天去當高中棒球的教練,應該會嘗試不同的做法。

 

有哪些不合理的事呢?首先是光頭。高中棒球社的男生大家幾乎都被強制剃光頭,這我真的不能理解。剃光頭棒球就會打得比較好嗎?不可能嘛!

 

還有就是教練都是一些死板的老頑固,他們的時間都停在昭和,完全跟不上時代。在高中棒球的世界裡,教練是絕對的權威,幾乎可比君王甚至是神明,一個選手要是被教練否定了,就等於是從「棒球隊」這個小社會裡被放逐了,這真的很奇怪。

 

也因為教練有這樣絕對的權威,所以職權騷擾(パワハラ)和體罰的問題也相當嚴重。前陣子廣島東洋鯉魚職棒球隊的緒方教練也因為體罰(他打選手巴掌)風波而遭受批判,真的是讓人覺得,都什麼時代了還這樣搞。

 

(圖片來源:写真AC

 

附帶一提,其實和棒球比起來,足球隊的體罰問題比較沒那麼嚴重,因為在日本,要當足球教練是需要證照的,教練需要參加研習,才能擔任教練的職位。但是棒球不用,所以高中棒球隊的教練常常就是鄉下的老古板在當,他們沒有正式受過作為教練的研習和訓練,指導得也就相較之下較為隨便,因此職權騷擾問題也比較嚴重。

 

我覺得體育這東西作為教育的一環,是相當重要的!體育不只是用身體在打,更要用頭腦去打。運動選手必須每天不斷思考,思考如何在明天做到今天所做不到的事情,像田徑選手就必須要想辦法把秒數縮短那0.01秒,這些都需要使用頭腦去進行細緻的科學分析。

 

曾任鄙人母校‧慶應義塾大學校長的小泉信三先生,他被認為是日本學生體育的「中興之祖」,對學生體育有很大的貢獻。前陣子退位的平成天皇陛下還在當皇太子的時代,他也曾負責過皇太子的教育。小泉先生有句名言:「練習會使不可能成為可能」(練習ハ不可能ヲ可能ニス),這句話現在還被刻成石碑,放在慶應大學裡。我真的覺得這句話講得太對了,而且不只是體育,不管是讀書或是做研究,練習都會使不可能成為可能。體育就是能教會我們這種真理。

↑刻有小泉先生名言:「練習會使不可能成為可能」的石碑,位於我以前念書的「慶應大學日吉校區」內。(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我雖然是公司經營者,但其實我幾乎不讀商業書籍或經濟雜誌,反倒很常讀體育雜誌或體育報紙。比如說《Sports Graphic Number》,我真的覺得那裡面有些文章,道理跟經營公司很像。文章裡會具體描述一流運動家怎麼經歷苦惱,最後克服障礙,我覺得這裡面有很多東西,是可以運用到公司經營上的。

 

正因如此,我非常希望高中棒球這類學生體育,今後能往正確的方向發展。首先就要把那些古老的、跟不上時代的組織體制,還有教練淘汰掉,進而培養一批真的能夠培育優秀選手的人才。

 

最近高中棒球投手,有些孩子已經可以扔出時速160公里的球了。以前就算是職棒,只要扔出150公里就算快的了,但150公里現在在高中棒球裡面也只能算是普普而已。造成這種進化的原因絕對在科學,而不在某些老古板教練喜歡成天掛在嘴邊的「毅力」。

 

↑最近高中棒球投手,有些孩子已經可以扔出時速160公里的球了。(圖片來源:Unsplash

 

有些只會主張「要有毅力」的教練,會要求投手不斷跑步鍛鍊,但投手又不是馬拉松選手,跑步跑多了球也不見得投得好。今後要培育好的運動員,我覺得還是要靠科學的力量。

 

比如說我們要科學性地思考,如何有效率的使用上半身和下半身,如何針對重要的肌肉群進行鍛鍊,如何有效補充包括蛋白質在內的各種營養素,如何有效率地進行休息。運動、補給、休息,正因為人們透過科學方法,均衡且有效率地做到這三點,才使得150公里的球速在高中棒球裡也變得理所當然,而今後這樣的科學運用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寫了這麼長,鄙人最想說的還是:那些跟不上時代、只會高唱「毅力」的老古板教練們,請你們趕快退場吧!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