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写真AC

 

這篇文章,鄙人想解說前陣子,9月3日的一則日本經濟新聞。

 

這篇新聞指出,日本企業的現金留存已經達到了史上最高,超過了500兆日圓。這個數字比大部分國家的GDP都還要高。日本GDP也差不多是500兆日圓,而台灣則是50兆日圓左右。也就是說,把所有日本企業的現金留存加起來,就達到台灣GDP的10倍。這是很驚人的數字。

 

形成這種現象的背景,當然是所謂的「安倍經濟學」,也就是安倍晉三首相主打的經濟政策。他主打所謂「三支箭」政策,主要概念就是把企業的經濟活動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他所提出的「安倍經濟學」主要內容為使日幣貶值,藉此提升日本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他規劃的藍圖是,只要企業的經濟活動回復了,企業就會有能力進行投資,增加企業利潤,這樣勞工的所得也會增加。在他的執政之下,法人稅減輕不少,相反的消費稅要漲,造成一般消費者的負擔增加。他原先的用意是要讓企業恢復活力,企業的經濟活動熱絡起來了,勞工也會加薪。首重企業的經濟活動,便是安倍政權的核心理念。

 

然而前陣子這則500兆日圓的新聞證明了什麼呢?證明了企業在安倍經濟學的實施之下,確實有賺到錢,但這些賺到的錢,既沒有拿來投資,也沒有回饋勞工,就只是把現金放在手邊而已。這是非常不健全的狀況。

 

一般而言投資者都會要求企業要回饋股東,至少不要把現金放在手邊,因為對企業來講,現金留存就意味著機會的損失,現金是沒有發展性的。有錢的話就應該拿來投資新業務,透過PDCA圓環來更進一步壯大企業。但現在日本企業卻沒有這樣做,特別是那些大企業。

 

為什麼呢?因為大家都對未來感到不安。大家都覺得將來日本的景氣一定會再次惡化,為了因應未來的風險,企業便會傾向增加現金留存,也就很難把這些錢用來進行積極投資。

 

(圖片來源:写真AC

 

在這種狀況下,消費稅還要從8%漲到10%,也就是說企業雖然賺了錢卻沒投資新業務,勞工收入也沒增加,消費稅卻要增加,這就陷入了惡性循環。

 

以上是現在日本經濟的宏觀狀況。下面鄙人想談談微觀的狀況,也就是一間企業該怎麼做。

 

前文提到,在現在的日本企業中,連那些大企業都不太願意加薪了,中小企業體質更加虛弱,更沒辦法積極加薪。但鄙人覺得,公司成長的原動力還是來自員工的幹勁,因此雖然投資新業務或是回饋股東也很重要,但想辦法提升員工的幹勁,還是最重要的。

 

那要怎麼樣才能提升員工的幹勁呢?方法有很多,比如說舉辦宿營促進大家交流,定期舉辦宴會,把辦公室整修得很漂亮,制定彈性工時制度,或是提升員工福利等等。但當然,其中最有效的還是替員工加薪,這是笨蛋都知道的道理(笑)。不管辦公室再怎麼漂亮,月薪低,員工做事還是提不起幹勁。

 

然而這社會上有些公司的老闆,特別是風險企業的老闆就會喜歡說:

 

「我們是風險企業,所以(雖然薪水低但還是)要共體時艱。」

「你們在我們公司可以做到在別的公司做不到的具挑戰性的工作內容,自身也有不少成長對吧?(所以薪水低就忍耐一下吧。)」

 

但是這樣子長久下來,員工就待不久,也提不起幹勁。偏偏這類老闆最喜歡上下班搭計程車,或是去高級俱樂部花天酒地。這樣真的不行,有賺錢還是要回饋勞工才行。

 

老闆賺錢後與其去高級俱樂部花天酒地,不如把這些錢拿來給員工加薪。(圖片來源:Unsplash

 

經濟學裡有個概念叫做「合成謬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意思是指在微觀狀況下看似正確的決定,在宏觀狀況下有可能產生不可預期的錯誤。微觀看來,企業為了因應未來的風險而增加現金留存似乎是對的選擇,但宏觀來看,這卻造成了日本經濟的停滯。

 

在這邊換個話題:話說鄙人很討厭工會。以前我待的朝日放送的工會實在令人印象深刻。畢竟朝日放送是左派報社「朝日新聞社」灌注資本建立的,工會也就很強大。我不會忘記我剛進公司時,那時在進行新進員工培訓,學一些基本的常識,突然工會的幹部就大踏步地走進來對大家說:

 

「大家要起來跟公司鬥爭!要努力爭取自己的權利!」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那時就心想:這些傢伙在搞什麼?這些傢伙明明完全不懂公司的經營狀況,甚至可能連資產負債表或損益表都看不懂,也沒學過經營,只懂得主張自己的權利、濫用公司的經費,真的是可恥。

 

但話雖如此,把利潤回饋到勞工身上本來就是老闆應該要做的事。然而從500兆日圓這則新聞可以知道,現在的日本企業,包括那些大企業在內都沒能做到這點,大家都沒加薪,只會增加現金留存,安倍政權真的應該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比如說對抱有過多現金留存的企業增稅等等。

 

話說難聽點,那些大企業的社長、會長,其實也就是上班族,只要政府不強制,是不會想要冒太大風險去賭博的。大家只求自己任內不要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公司不要破產,業績不要惡化,就算惡化了也要做好安全網。正因為有這種保守的思考模式,大家才會選擇增加現金留存。

但,軟體銀行的孫社長和樂天的三木谷社長就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只要有錢他們一定會適度投資。

 

只是大部分老闆還是不像孫社長和三木谷社長這麼勇敢,沒有對勞工進行適度回饋。也就是說安倍政權的藍圖並沒有實現,那麼到底憑什麼還要漲消費稅呢?這鄙人真的不懂。鄙人認為,現在日本經濟的這種狀況,政府真的要想辦法解決才行。

 

👉🏻同場加映

【速報】旅日費用又要增加了!2019年10月起日本全國10%增稅確定漲定!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