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雅加達的日本酒專賣店

 

令和時代最初的暑假,鄙人去印尼首都雅加達玩了3天2夜!

 

雅加達不算是觀光都市,所以去觀光的人不多。我是因為想親眼看看成長快速的印尼,才來這裡觀光的。

圖片來源:Unsplash

 

充滿活力與潛力的國家

2018年印尼人口金字塔。(圖片來源:印度尼西亞 – 美國中情局《世界概況》

 

印尼現在人口2.5億,其中有一半是30歲以下,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國家。2050年印尼人口會達到高峰,3億5千人,世界排名第4,僅次於中國、印度和美國。人口多又年輕,真的是一個潛力很高的國家。

 

印尼現在的人均GDP還不高。日本的人均GDP約為3萬3千美元,台灣是2萬美元,都已經是先進國家的水準。但放眼東南亞國家協會,就連GDP最高的泰國也只有8千美元,印尼則大約4千多美元。乍看之下印尼消費力很低,沒什麼錢,但其實那是整個國家平均下來的情況。

 

我也是這次去雅加達才知道的,若把範圍限定到雅加達近郊,也就是首都近郊,人均GDP其實已經逼近1萬5千美元,已經具有足夠的消費力了。雅加達大約有20間購物商場,旅行時我去了幾家,真的是到處都非常熱鬧,令人感覺到源源不絕的活力。

 

印尼與日本的連結

正在登陸爪哇島的日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3天之間我看了很多東西,其中感受最深的,是和日本的連結。

 

我去的時候是8月中旬,剛好8月17日是印尼的獨立紀念日,到處都有國旗飄揚。大家知道,印尼本來是荷蘭的殖民地,被壓榨得很嚴重。經過許多波折之後,日軍進入印尼,然後在大東亞戰爭中驅逐了荷蘭人。我當然不覺得日軍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也不應該這麼說,但把對印尼進行殖民統治的荷蘭人趕跑的的確是日本人,這是歷史事實。

 

日本在大東亞戰爭中戰敗撤退之後,荷蘭人又回來支配印尼了,印尼人再次被迫要為了獨立而奮鬥。在爭取獨立的奮戰之中,許多日本士兵也加入了,最後有超過1千位以上的日本士兵為了印尼的獨立而失去了性命。或許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印尼相當親日,我覺得這有部分得歸功於我們的祖先,我在獨立紀念日時深深感受到了這點。

 

印尼和日本的關係真的很好。以前我還在防衛大學校讀書的時候,有3個年輕軍人從印尼的陸軍軍官學校來留學。他們真的很優秀,畢竟是代表國家來留學的軍人,自尊心很強,頭腦很清晰,人格也非常高尚,日語搞不好也比我好。因為他們和我同年,現在應該也是36歲左右,所以我有時會想像,說不定他們已經在印尼的軍中擔任重要職位,承擔著重責大任了。不管怎樣,印尼軍官學校能派遣年輕士兵來防衛大學校留學,這證明日本和印尼國與國的關係很好。要是關係不好,這樣的留學根本不可能實現。

 

還有另一個地方也讓我感覺到日本和印尼的羈絆。有次我走在路上,眼前平交道柵欄降下來了,我就停下來等電車通過,結果發現那輛電車竟然是JR東日本的車體,只是外表塗漆稍微改一下而已,幾乎一樣。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埼京線的電車。我真的沒想到會在雅加達看到埼京線電車。

 

像這樣,許多電車在日本用久了,退役了之後,可能就會運到雅加達繼續使用。一想到在日本退役的電車現在還在雅加達繼續活躍,我便覺得胸口一陣激動。

 

雅加達的國民性

雅加達的人們笑容非常燦爛。(圖片來源:Unsplash

 

那幾天我也和不少人有過交流,印象最深刻的是笑容。雅加達的人們笑容非常燦爛,那種燦爛程度和日本或台灣都是不同的,日本根本不可能會有人用那種笑容接待你。

 

不過當我去見一個在印尼開展許多業務的日籍社長時,他跟我說,印尼當地員工不太會認真工作,不像日本員工那樣具有責任感,會把工作妥善地做完。不過我想這是國民性,也沒有辦法,可能反而是日本人太異常,工作太過認真了。

 

當然,因為我這次是去觀光,所以大家都笑臉接待我,我也享用了很多當地美食,玩得很開心。不過如果是去開展業務,需要雇用當地員工的話,或許的確是會有不少壓力吧。

 

出發前最害怕的2件事

位於莎麗娜商場前方,在自殺式炸彈襲擊中損毀的警崗。(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話說鄙人這次去旅行,最害怕的是恐怖攻擊。3年前,2016年,雅加達的購物中心裡發生過炸彈恐怖攻擊事件,讓我怕怕的。雖然真的只是極小部分的人,但是在伊斯蘭教國家,還是會有一些思想偏激的人存在。

 

因為適逢獨立紀念日,這些激進派的活動大概也活性化了,所以每家商場要進去時都要經過金屬探測器和X光檢查,這是台灣根本不可能有的狀況!我算是稍微見識到了印尼恐怖的一面。

美味的印尼料理

 

另一件害怕的當然就是拉肚子啦。畢竟印尼在衛生方面條件還不算好,聽說有人會因為茶水、可樂裡放的冰塊而拉肚子,讓我也很害怕。不過結果平安無事,大概是我平常到處跑,也吃慣了髒食物的關係吧。

 

攤開世界地圖,會發現印尼真的很大。除了雅加達所在的爪哇島(本島),還有婆羅洲等等,新幾內亞島也有一半屬於印尼。印尼國土寬廣,有數百個島嶼,人口又年輕,真的非常具有潛力。現在日本和台灣出生率都相當低落,少子高齡化問題今後也會愈來愈嚴重。

 

這次去印尼,我覺得我看見了一個和日本與台灣相反的世界。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