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到校」,5日的入校式結束後,就正式「入校」,因此這5天對新生而言是「做客期間」。學長都很溫柔,打掃由2年級生負責,就算依樣畫葫蘆地打招呼,也會滿臉笑容地回覆。

 

終於,在入校式後所舉辦、新生家長與來賓一同參與的午餐會結束,時間也已經來到晚上……。

 

 

 

首先是自晚上19:30開始的點名。本來親切溫和的學長,突然大變身!慌忙離開走廊,前往排隊整列時,能聽到各處傳來學長的叫罵聲。

 

「快點集合!」

 

「在那磨磨蹭蹭做什麼!」

 

「你們這群傢伙到底是想做客做多久!!!!」

 

這根本是罵聲和怒聲交錯的5.1聲道環繞音效啊!!!©️彥摩呂師匠

 

整隊結束時,從中隊學員長(由4年級生選派、品行端正‧成績優秀、統領100名學生的頭頭)聽到很棒的一段話。

 

中隊長「你們這群傢伙!既然已經入校,我們就會認真指導各位!你們這群傢伙也要好好回應這番苦心!」

 

1年級光頭齊聲大喊:「是!!!!!!!!!!!!!」

 

中隊長:「給我滿懷喜悅接受!」

 

1年級光頭齊聲大喊:「是!!!!!!!!!!!!!」

 

中隊長:「準備伏地挺身!」

 

1年級光頭齊聲大喊:「是!!!!!!!!!!!!!」

 

從這天起,暫時有一段期間,除了待在自己房間以外的時間,都身在戰場。只要一出走廊,就如同我剛才所述,每天都能聽到100次左右的怒罵,也會被前輩叫到房間接受「指導」,每次一開始接受指導,就要謄寫名為報告書的反省文,這種模式不斷重複上演。報告書是以原子筆書寫,必須依照嚴格規定的格式來寫,並不可使用修正液。若筆尖的「墨汁」殘留了一丁點在紙上,就必須整篇重寫。明明非常仔細小心地謄寫,但在寫到最後一段的最後一行時沾到墨水,那時所感受到的絕望感,簡直非筆墨所能形容。若是不得要領,就會陷入每天謄寫幾十張的困境。

↑從起床到關燈休息,都處於分秒必爭的狀態。而若在這時被要求謄寫大量報告書(反省文),只能在關燈後,把自己關在唯一有電燈可用的廁所內,坐在馬桶上埋頭書寫。

 

↑當時體驗過的各種狀況

 

雖然被以各種理由指導,但最重要的是外表,也就是服裝儀容。就如同偽基百科中的內容所述,防衛大學校是一所培養熨斗專家與掃除達人的學校。總之,每天就是燙衣服、燙衣服。在自衛隊,大家不稱燙衣服的工具為熨斗,而是稱為壓燙機,每天壓燙好幾件制服和工作服。在制服上鋪上一層布,避免衣服纖維被破壞,仔細小心地燙平(←也有人不鋪布就壓燙,導致衣服焦黑,然後被欺負、毆打。工作服則是使用名為「KANTA-CHI」的熨斗專用噴膠,噴到衣服整個變得黏答答為止,再用已升至高溫的熨斗壓平整燙,將摺痕處變得硬挺 (←由於衣服變得宛如機器人一般平整,因此通稱其為“鋼彈壓燙“)。工作服很容易就會因為做打掃工作等事情而變得皺巴巴,每當變皺時,就用壓燙機燙整齊。

↑噴以熨斗專用膠,使其變得黏答答,再利用鋼彈壓燙咻~地壓平整燙。

 

基本上,所有的防衛大學校學生,都將青春奉獻給了熨斗,因此,必須習得比附近洗衣店更高水準的技術。到了現在,我仍然會為了洗衣店所送回之衣服上的整燙線歪掉,或是變成有兩條整燙線而感到生氣。會為了對方明明收了錢,卻沒有把事辦好而氣憤。於此同時,我也會無法忍受地噴上布用膠,再用熨斗修正整燙線。

 

另,除了壓燙之外,刷鞋、磨帽章‧襟章當然也很重要。

 

刷鞋會一直刷到鞋面宛如鏡面、能映照出自己的臉為止。利用布與牙刷去髒污,直到外觀看不出一絲灰塵。把鞋油完整塗滿鞋面,使之看起來黏答答。放置幾分鐘後,油汙快速脫落,接著磨亮腳尖處。由於鞋油塗滿滿,也可用打火機炙燒這個技巧,但若一時失手沒用好,會讓官品(公家配給物)留下痕跡,因此我所處的小隊被禁止使用這種方法。

 

帽章・襟則是使用名為「PIKAL」、可讓各類金屬變明亮的魔法液體。這款液體真的非常好用。

↑能讓各類金屬閃閃發光的魔法液體

 

外觀儀容方面,會由學長來檢查。小心翼翼地接受檢查,讓學長協助檢查全身各處。檢查結果不合格,對方會說「不足」。例:若只用熨斗隨意燙幾下,會說「壓燙不足」;若襟帽、襟章沒有磨到閃閃發光的程度,會說「亮度不足」。就像這樣,每天接受指謫。接受指謫後,會大聲說「壓燙不足!!!」等不斷複誦。之後還得寫報告書(反省文)交給值週的前輩重新確認。

 

剛入校的4月,不論你做得如何完美,還是會被判定「100%絕對不合格」。檢查中,能聽到校內各處傳來以大音量唱名某某1年級新生不足「○○○不足!」。雖然常聽到「壓燙不足」和「刷得不夠亮」等理由,但偶爾會聽到「幹勁不足!」「目光不夠清亮!」「全部不足!」等等結論,還有像是到底該怎麼做才好?等悲慘抱怨聲此起彼落。

↑慘烈程度,會視前輩所處位置而不同

 

入校後的數週內,包含周六日,都不可外出,暫時都得持續在這樣的地獄苦苦煎熬。並非訓練太辛苦或體罰太嚴厲,而是精神上的壓力漸漸削弱心理承受能力,同期入校者也就一個接一個地辭退離校……

 

未完待續……

 

👉🏻同場加映

【吉田社長話當年】回憶防衛大學時代い①

  1. Fannie Chen 說:

    太嚴格了,撐過後輩時期成為前輩,要吃足苦頭啊~

  2. 社長的中文真D不錯 說:

    這讓我想起當兵的往事 我的皮鞋買了兩雙 一雙檢查用xD 一雙平日用 (因為只有檢查的時候才會很嚴格要求,所屬軍團附近還有擦皮鞋的服務)

  3. 訪客 說:

    對入學時的問題, “你對RIMPAC未來發展有甚麼看法” 很在意阿, 會問這樣問題的學校也有存在的必要吧…?

  4. 訪客 說:

    好慘⋯

  5. 訪客 說:

    請問布用膠是什麼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