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台灣政治圈的頭條,我想就是韓國瑜先生的罷免案通過吧!而這也是台灣民主史上,首位遭罷免成功的直轄市長,而在日本有許多人稱讚台灣經由此案「向世界展現台灣民主的成熟」。

(圖片來源:中央社

之前韓國瑜先生在競選高雄市長的期間,提出在高雄設立迪士尼、賽馬場等過於理想化、不太可能實現的政見;在競選高雄市長時,曾保證「不會參選總統」。結果呢?走馬上任不到一年,宣布投入2020總統大選,最後也在敗下陣來。雖然說沒有兌現競選時開出的政見支票,也背棄了跟選民之間「不會中途離開」的承諾都可以說是敗選及罷免通過的原因,但我覺得造成這個結果的主因,還是受到目前台灣與中國之間關係的影響吧。

(圖片來源:中央社 

現在回頭來談談日本。目前日本國內共有1700個以上的市町村(地方行政單位)。若要透過居民投票來罷免地方首長,只要有1/3以上有投票權的人連署罷免,即可於60天內舉行決定是否罷免該位首長的居民投票。若有效同意票數過半,罷免案即通過,首長必須下台。 雖然罷免運動頻繁發生,但,即使已進入居民投票程序,大多數罷免案都沒有通過。

另外,屬於日本第一級行政區的都道府縣,在日本近代政治史上,還未曾有過任何一位知事(行政首長)遭到罷免。我覺得這是因為,日本社會在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70幾年間,已打造出臻於成熟的民主政治制度,只要政治家的評價不是太差,會等到其任期結束,才另行舉行投票,選出理想的政治家取代他。 關於上述之事,特別重要的一點是,比起台灣的政治家,日本的政治家更懂退場時機。若被發現瀆職、情色紛爭或道德醜聞,大多數的政治家會自行辭退,並發表謝罪聲明。以前就有過數位政治家在人民怒火燎原之前,自行辭退並公開謝罪來儘快平息事態,如:前任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前任法務大臣河井克行。乾脆俐落地辭職這一點,與武士切腹自盡這個舉動,可說是具有共通性。這大概是日本人獨有的、取回自身名譽的美學。

目前,愛知縣大村知事正處於大型罷免運動的風暴之中。大村知事在愛知縣內舉辦台灣也舉辦過的「表現不自由展」,受到日本媒體與縣民們的嚴厲批判。該展覽除展示有燃燒昭和天皇肖像的版畫作品,也有內含神風特攻隊遺書和合寫卡片、命名為「愚蠢的日本人之墓」的作品,這些都踐踏了許多日本人的感情,認為大村知事舉辦這項展覽已經脫離「表現自由」的容許範圍,因而受到批判。雖然尚無法得知是否舉行居民投票,若像愛知縣這樣的一級行政區首長被罷免,將會成為重大事件吧。我想,應該不會舉辦罷免投票才是。

此外,在日本,瀆職的首長,可以再度出來參選首長補選。不知台灣是否也是如此。

重新將話題轉回來,關於韓國瑜罷免案,的確成為台灣向世界展現台灣民主成熟的一大要事。而其他民選首長也會受到此案影響,會開始擔心「我們也許也會被罷免」,從而繃緊神經、上緊發條、認真工作。

57代總理大臣,岸信介(圖片來源:首相官邸ホームページ

但,反過來看這件事的影響,以此為契機,今後罷免運動將頻繁出現,也不面擔心政治家也將以短期政策來取代中長期政策,兒政策將以具投票權者的偏好來施行,以求提高職讀度跟得票數。所謂的政治,有時候即便遭受許多人的批判,也得擔負起責任實施到底。現任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的祖父岸信介,在擔任首相期間,無懼於受到眾多國民批判,簽訂美日安保條約。當時舉行的反對運動稱為「安保鬥爭」,那時候也正處於支持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之左翼勢力強大的時期,岸首相受到許多人批判。不過,到了現在,否定美日建立同盟之必要性的人,幾乎不存在。從此可證,政治家有時必須將眼光放遠,無懼批判地大膽放手去做。這次的韓國瑜罷免案,無可否認是台灣展現了民主主義的力量,可說是為民主做了很好的示範。但,大家也須謹記,若今後請求罷免的案例頻繁增加,也許以後的政治家都會偏向採取迎合大眾主義。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