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鄙人想以自己的觀點,來談談最近大家很關心的「新型肺炎」。文末也有Youtube影片可以看

 

先來看我們日本國內的現狀,目前日本有86人已被確診為新型肺炎患者了(2/7早晨更新),一開始的病例都是從武漢來日本的中國人,但後來的某個病例卻為全日本帶來了強烈的衝擊,因為這名患者「沒有」到過武漢或中國,代表他是在日本被別人給傳染的。

這個病例的發生地點,就在鄙人的家鄉奈良縣,患者是名60多歲的日籍遊覽車司機,曾載過武漢的觀光客,可能就是因此而成為第一位在日本境內遭到傳染的患者。鄙人聽聞這件事時非常驚訝,而一直以來與我交情不錯的奈良縣知事,以及一眾相關人員,也被迫得要立刻開始兢兢業業地進行各式緊急處置。

↑出席奈良縣政府記者會的相關人士。(圖片來源:NHK

 

從這之後,日本漸漸出現了更多人傳人的病例,而日本政府的處理方式,至今卻還是一直非常被動,要等事情發生了才採取行動,像宣布限制中國觀光客入境等措施,比其他國家都慢了很多;至於強制病患隔離這點,更是幾乎沒有在執行,因此在這幾點上日本政府被批評處理不周也是應該的。

但是為什麼這次日本政府的反應會這麼慢呢?當然厚生勞動省公務員的怠慢與過度樂觀、政客的判斷能力不足等皆是原因之一,但在不能強制隔離病患這點上,有個不容忽視的原因需要考慮進去,即日本政府對侵害人權的顧慮,而這層顧慮其實有一個悲傷的背景。

 

↑發現痲瘋桿菌的韓森醫生,日本面對傳染病的「黑歷史」,便跟痲瘋病有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台灣人或其他外國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日本在有關傳染病的行政處置上,曾有過一段非常黑暗的歷史。

大約100年前,當時因為醫療體系不發達,日本政府規定漢生病,也就是痲瘋病(會導致患者皮膚潰爛,但傳染力極弱的疾病)患者,須被強制隔離,更因此在日本各地建造了許多隔離設施。因為當時民眾都以為痲瘋病的感染力很強,導致痲瘋病患者及其家屬長期以來遭受嚴重的歧視。

到了二次世界大戰後,已經有痲瘋病的特效藥,WHO也宣布痲瘋病患不須隔離,但日本政府依舊維持原本的做法,許多民眾也還是相信痲瘋病會人傳人,所以最晚到1996年才廢止「痲瘋病預防法」。

之後,一直到了2001年,當時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才正式向痲瘋病的患者與家屬道歉。從此以後,日本政府對「強制隔離」等強制性的政策,都非常消極。就是怕喚起民眾對這段歷史的記憶。許多媒體及人權團體等,也會批評政府,是不是忘記了當年的歷史教訓?

所以這次日本政府面對新型肺炎,遲遲不敢宣布強制隔離,也是受到這段歷史的影響。

x為了不忘記黑暗的過去,日本各地設有許多痲瘋病資料館,來提醒大家這段歷史的存在。(圖片來源:ハンセン病制圧活動サイト

 

這次台灣政府針對新型肺炎的迅速處置,在日本有許多媒體報導。當韓國政府也因為反應緩慢而遭到批評時,台灣已經早一步禁止中國、尤其湖北省的旅客入境,其中更令我驚訝的是「禁止口罩出口」這件事,我們日本人都還想不到這一步,而台灣政府已經不惜這麼做來保護自己的國民,從這之中可以感覺到台灣政府守護民眾的決心。

我想這可能是因為台灣曾在2003年SARS流行時犧牲了73人,才從這慘痛的過去中學到教訓,並依當時的經驗來防範新型肺炎。

而不論是這次新型肺炎,或是上次SARS發生的時候,中國都強力排除台灣參與WHO有關防疫的討論,對於這點日本國內也有許多批判的聲音,安倍首相更表明支持台灣加入WHO。

不過在這裡討論中國跟台灣之間關係的話,就偏離主題了,因此鄙人這次並不多言。接下來,鄙人想談談新型肺炎對我所從事的觀光相關產業,會有什麼影響。

 

(圖片來源:公視

 

根據鄙人向台灣知名旅行社確認的結果,現在來日本觀光的台灣旅客,已經減少了約20~30%,這也無可奈何,畢竟疫情爆發的時期,大家都會盡量避免前往人多的地方,也減少使用大眾運輸工具。

至於前往台灣的日本人,雖然統計結果還沒出來,但我認為應該是也有略微減少的。不過日本人對這次新型肺炎的敏感度,是不及台灣人的,從戴口罩的比率就可以看出來,聽說現在台灣幾乎所有人都戴著口罩,但在日本街頭,卻只有約30~40%的人有戴,因此我推測雖然前往台灣的日籍旅客會略微減少,卻不會像台灣少那麼多。

另外,這次新型肺炎,也讓鄙人再次深刻體會到觀光業是一項「究極的和平產業」,因為觀光業牽涉到的條件很多,需要每個方面都和平順利地進行才能成立。

鄙人認為面對新型肺炎,適當的擔憂是必要的,但在這種紛亂的時刻,最重要的便是不能被假新聞給欺騙。現在有各種假新聞、假訊息四處流傳,而我們「樂吃購!日本」作為介紹日本觀光訊息的主要媒體,也致力於迅速並正確的向大家傳遞最新消息,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網站、粉專及IG!

 

↑我們「樂吃購!日本」會迅速並正確地向大家傳遞最新消息,請大家多多關注!(圖片資訊為2/5撰文當時,來源:樂吃購!日本

(圖片來源:日本電視台)

最後,2/5我有參與一個日本電視台的節目,主題是「新型肺炎對觀光的影響 日本的檢疫如何?」,我在節目上說明了台灣觀光客應該是會因此減少,另外,也跟日本觀眾們強調我認為「台灣是安全的」!

大家對節目內容有興趣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喔!謝謝中央社的報導!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2060266.aspx?utm_source=cna.facebook&utm_medium=fanpage&utm_campaign=fbpost

 

有些日本人可能會過度擔憂,而猶豫是否前往台灣,我想為了釐清這樣的疑慮,需要客觀地向日本人傳達台灣的資訊。實際上台灣的防疫體制,以及針對新型肺炎的態度,都比日本更加嚴格,大可不必擔心。我想盡量讓日本人了解到這些「台灣很安全」的事實,希望讓更多日本人能安心來台旅遊!

 

為此我也特別拍了一支影片來聊聊新型肺炎,有興趣的朋友請收看喔!

👉🏻延伸閱讀

台灣是親日國家?吉田社長對台灣親日現象的看法

 

  1. Conan Yang 說:

    台灣防疫應走向日常化

    武漢肺炎據信源於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華南海鮮市場。該疫情爆發時間在農曆春節前,因此預期疫情會隨著中國春運的人潮擴散,雖然中國湖北省多數城市已宣布封城隔離,但目前全中國的防疫工作成果仍未明朗。

    政府於農曆年前至今所啟動的防疫相關措施,動作迅速且確實切中要點,但台灣位置緊鄰中國,防疫工作本身就較艱難,且雙方往來密切,不可能把武漢肺炎疫情隔絕於境外。

    綜覽近期的新聞,無非是疫情擴散的報導,抑或是政府宣布的防疫措施。面對此種嚴峻的疫情,即時掌握正確的消息,乃人之常情。不過從專案管理的觀點來看,我們更應該思考這件事情帶給我們甚麼經驗或教訓?這些經驗或教訓是否可以化成精進作為,讓我們在未來再遇到相似疫情時,可以更安然地度過?

    依筆者看來,目前馬上可做的事有培養防疫習慣以及構思緊急應變計畫兩部分,這兩件事又分別可從個人、家庭以及組織三種階層著手規劃。

    對於個人而言,現階段無非就是盡力避免被感染,因此勤洗手、戴口罩、碰觸身體黏膜之前必先洗手是必要的措施。當疫情過去後,我們要想的是如何維持防疫期間的習慣?畢竟除了武漢肺炎之外,台灣每年也是有若干疾病造成大流行,趁此機會養成防疫習慣,是有利無害的事情。除此之外還要發展緊急應變計畫:若不幸染病時,該如何維持最低限度的個人日常生活?包括每日三餐張羅、居家環境的清潔、衣物的換洗以及日用品的採買等。是否有家族成員可以暫時來照護?

    對於家庭而言,除了上述的勤洗手及戴口罩之外,現階段可建立的習慣除了到家後及吃東西前洗手,保持手部清潔及衛生之外,還有落實衣物不混穿原則,例如將衣物分成外出用、居家用以及睡眠用三種,回到家後馬上換成居家用衣物,睡覺前再換成睡眠用衣物,也可有效避免居家環境沾染病原。

    另外就是要構思以家庭為單位的緊急應變計畫:若家中成員不性染病時,該如何維持最低限度的家庭日常生活?有哪些家族成員可以暫時支援家務工作?若是有學齡前的兒童,則要多加考慮兒童與病患的隔離,或是兒童學校有人染病而停課間的照護。日前傳出中國有一位單親爸因病隔離致使腦癱兒獨自在家身亡的新聞,雖然無法確認消息真偽,但是若是有緊急應變計畫,或許可以避免此憾事。

    對於組織而言,最大的目的是避免成為病原感染的環境,因此現階段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建立快速篩選機制、防護方案以及組織成員染病時的配套措施。以快速篩選機制為例,近日已有部分辦公大樓於電梯間設立體溫篩檢站,禁止發燒者進入辦公大樓工作。以防護方案來說,不少企業已宣布暫停赴中國差旅,或是中國回台員工自主隔離14天,更甚者有企業宣布開工當日所有員工於辦公室內須全程戴口罩工作。

    另外以配套措施而言,亦有企業宣布員工若染病或是有接觸從湖北來台/回台人士,可在家工作、自主隔離或是放假。除此之外,組織還需構思以組織為單位的緊急應變計畫,若是組織內有成員染病時,職務代理情況;相關隔離、假期的認定基準甚至停班時的聯絡、業務往來方式,都需要在事情發生之前規劃完善,否則一旦事情發生時,勢必會手忙腳亂進而影響組織業務推展。

    身為地球村的一份子,遇到此種國際緊急事件時,我們不可能置身事外,因此我們需轉換思維,在事件中尋找安身立命的方法,讓自己跟身邊的人不至於受到波及,進而趨吉避凶,這才是現今社會的生存之道。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0453

  2. 訪客 說:

    很可惜的事情是,日本人不了解台灣不是中國,台灣是很安全的,但是我們在武漢肺炎期間,來日本旅遊,受到日本人歧視,講中文就避開我們,讓我們覺得困擾,殘念ですよ。

訪客留言處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Profile

社長
吉田皓一
日本奈良縣出身。
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放送就職,經歷了3 年媒體業的洗禮後,毅然決然的離開電視圈,並於 2012 年創立了吉日媒體集團。現在,每月往返於東京與台北之間,從事銜接台灣與日本的工作。
人生最大的興趣,就是品酒與美食。對於汽車、腳踏車、手錶、高爾夫等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對於美酒和美食卻有無人能敵的熱情,為此樂於在日本全國和台灣各地奔走。

Instagram

人氣文章